乐视困局的根本原因

传媒内参2018-03-11 04:33:08



传媒内参导读:驾驭马车的贾跃亭鞭子抽的越狠,这些千里马朝不同方向用力足以让这辆马车散架。

 

来源:新媒体大趋势(ID:xmtdqs)

文/王明轩

已获授权 


这几天,乐视裁员员工排队离职的帖子到处飞扬,有人在群里撺掇我就乐视的情况发表观点。



好吧,那我就说几句!以下是群里讨论的内容。


关于乐视当下的情况,其实我很早就有所判断,对此,大家可以跟咱们群里的xx求证。一年半以前,我就跟她探讨过乐视很可能陷入今天的窘境,很不幸,又被我这个乌鸦嘴说中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当然,我有此担心不是瞎猜,而是基于多年对乐视和行业的观察与思考。


不过,在说话前,我比较赞同刚才罗总的观点,“不管怎样,乐视值得尊重……”。我们的确不应该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进行客观的分析,找出乐视存在的问题,以便为行业提供一些借鉴参考。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啦。


首先,乐视的最大问题出在它的核心观念,就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生态”上。因为,生态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大概念,不是什么人、什么企业都可以做的。


1
要建立一个生态,必须是各物种之间,物种与环境资源之间,形成一套相对独立(不是绝对独立)的,资源、能量从下至上能够顺畅流动的,彼此借力帮衬的共生、共栖的自洽系统。而乐视只是做一个网站、做一个手机、电视、汽车,甚至电商等等,他们全都各自为战,不能互相形成上下游的利益关系,不能成为一个自洽融合的系统,就根本不能形成所谓的生态。刚才还有人说:“乐视手机和视频内容还是有反哺的。”可这种反哺规模太小了,根本构不成生态级的反哺,离自洽太远。几株小草,根本无法养活羊群。


2
我们大家往往都把目光投向生态系统中最光鲜的部分,而往往忘记了阳光、空气、土壤,这些时刻提供,从不间断的无私奉献者。也就是说,一个企业他要拥有一个生态,就必须在某一方面,持续不断的进行无私的供应,比如持续的资金或技术提供,才能沉淀积累出一个生态。我们之所以说苹果是一个生态,那是因为苹果每一部手机售价几百美金,而成本却很低,这就意味着持续不断增加的手机和利润给这个生态圈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阳光和空气,它才演化成了生态。而乐视没有这个能力,如果把持续的资金提供比作太阳的话,乐视没有这样的盈利项目,它的资金主要来自资本市场,中国的资本是没有耐心的,这不是太阳,最多是一颗打上夜空的照明弹。


3
生态是十分复杂的系统,比如草原生态,除了草、羊、狼,还有我们不经意的昆虫和细菌,他们也同样决定着草原的兴衰。就说蜣螂吧,就是屎壳郎子,没有它,牛羊粪便的降解速度就会大大减慢,草地就会盖满了大粪,牛羊就会挨饿。而类似培育屎壳郎这样的出力不小,收益却不直接的事儿,乐视根本不可能去做。这不是乐视的错,它根本没有精力去做,即使有,也恐怕想不到。生态都是经过长时间的创造、尝试、淘汰逐渐磨合出来的,乐视用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把生态所需的物种都想到呢!它不是造物主,不是神仙,想不到那么周全。


总之,要想做生态你必须有上帝的心态,仁慈宽厚,善待万物;你必须有上帝的能力,提供源源不断的能源和资源;上帝的智慧,缜密到连屎壳郎这样不起眼的东西都能造得出来。


刚才,有人说:“乐视的‘生态圈’只是构想,它可能也想落实。”是的,我同意他们在一步步落实。但是,世界上哪有生态圈是像乐视这样建立的?人类的社会行为往往能从大自然中找到启迪,想象一下大沙漠是怎样变成森林的?一个沙漠由于环境变迁,水渐渐多了起来,它是先有小草,草连成片,有了足够的载畜量,才引来了牛羊,牛羊吃草后产生粪便肥沃草地,渐渐有了昆虫、鸟,进而有了树木,这样逐渐累加起来的。而乐视的做法很像一个富足的牧羊人,有钱,他几乎同时把草籽、牛羊和树木带进了沙漠,结果是草还没长出来,牛羊饿死了一大批,等草刚长出来,就被余下的牛羊吃光了,最后连小树苗都被吃了。


一个企业,千万别轻言做生态,谷歌、腾讯、阿里,都是有了巨大收益后,有了太阳般的能源提供能力,才可以布局生态的。在人类社会,只有国家才有这个能力,因为国家可以动用国家资源。其实,在一个国家里每一个产业,比如广电产业、粮食产业,石油产业都是能够自洽的生态,而能够布局生态的企业凤毛麟角。


第二,由于整个企业做生态的指导思想的偏激,必然导致在资本的照明弹下汇聚来的精英团队的平庸化。


由于人类是社会化动物,他们是生活在不同的社会组织的,就连家庭都是组织,人类最小的组织。在组织中,彼此的关系除了斗争、博弈、爱恨、友谊外,还有一种关系往往被我们忽视了,特别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类个体能力的提高,这种关系似乎变成了羞于启齿的负面忌语,这种关系叫做:臣服。


尽管这个词在现代社会里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上的负面色彩,但做为不可更改的人性,它时时刻刻都隐性地存在于人类的社会组织中,没有它,人类的任何组织都会失效或解体。而要形成包括臣服关系在内的一个稳定组织,一定是在某一链条的捆绑下得以实现,比如权力链条、经济(利益)链条、思想(理想)链条。


一个小企业长成大企业,几乎都是在链条的捆绑下,慢慢磨合沉淀出一支有竞争博弈,也有臣服顺从的稳定成熟的干部队伍,同时又有效益可观的主营业务,再进行产业的上下游和跨产业的扩张。在扩张时即输送成熟的干部,也通过主营业务输送利益,从而把稳定的协作、臣服关系,企业文化等也输送过去。


而乐视是在既没有这样一支干部队伍,又没有高收益的主营业务的条件下,开始了“生态”这种超出其能力的扩张的。它只能靠资本力量高薪挖来一群牛人,这群人就像咱们群里的杨默涵这种人,他们有能力,有思想,他们可以轻松的把自己手下的团队管理得井井有条,但这种人也往往表现出埋藏在骨子里的高傲,很难让他臣服什么人。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一种说怪不怪的现象,每个团队的绩效都不低,但在整体集团的角度看,分公司与分公司之间,大的事业部与事业部之间,少有协作配合,利益输送。没撕破脸的大家都你好我好,就是不办事儿。撕破脸的干脆老死不相往来。这还谈什么生态!


一个企业没有精英不行,但再多的精英牛人没有利益链条的捆绑形成必要的臣服关系,也同样可怕。因为,驾驭马车的贾跃亭鞭子抽的越狠,这些千里马使的劲越大,而他们是朝不同方向用力的,他们的力量足以让这辆马车散架。


当然,你非要抬杠说,各路精英各自为战,也许有哪一路成功了,再回来统领失败者。理论上这也是一种方法,可你必须想明白,没有协作孤军获胜的那一路精英成功之后,贾总还能控制得住吗?另外,这是实施成本极高的管理办法,这种方法适合于国家,决不适合追求效益最大化的企业,企业没有这么多资金支持这种玩法,如果有,乐视也不会陷入今天的困局。


第三,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贾跃亭,贾总本人的得与失.


我跟贾总虽然不认识,但我十分佩服贾总这个人,因为他的能力和优点恰恰是我最汗颜,最欠缺的。


他是一位资本运作的高手,是一位讲故事的高手,一位做概念的高手,这是我们必须学习的,现在做企业没有这个能力,根本不可能把企业做大。特别是几年前启动的乐视超级电视,我对“超级电视”这个概念是十分不认同的,为此我还写过一篇文章《给智能电视泼点冷水》,我认为低价的超级电视只是把整个中国电视机的价格打下来了,对整个产业伤害很大,可并不能成就乐视。但是,人家真的就把这样的一个故事讲成了,而且还做到了资本跟风和市场认同。佩服,佩服!


当然,直到今天我也还是不认同乐视超级电视能成为他们的主营盈利业务,但放在未来二十年,三十年更大的时空看,也许它还真就改变了人类电子产品的消费模式,谁知道呢!


但贾总也是有致命弱点的,恐怕他没有深层理解经营哲学,没有深刻理解生态的复杂性,觉得自己能搞到钱,找到合适的牛人,把这些事做了,它们就能形成自洽的生态。而残酷的现实使得生态遥遥无期,必然引起有关庞氏骗局的质疑。


不过,贾总和他的乐视还有一个不易为大家发现的问题。按说,乐视做的几乎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们可以理解成他是很有情怀的人。然而,在市场传播和他本人在各处的发言,我们却很难听到他关于人文、关于社会担当、关于家国情怀的宣言,沉淀给我们的就是一个到处搞“颠覆”的破坏者形象,仿佛一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而且还是一个不知善恶的孙悟空。


这犯了做企业的大忌。乐视毕竟不是着眼于三五年寿命期的小企业,而做大企业,没有情怀是很难生存的,这就意味乐视沉淀不出积极向上,凝聚向心的企业文化。当然,这不是贾跃亭一个人的问题,这是我们浮躁时代赋予的时代烙印,这也是我前一段写下《中国正在进入且必须进入情怀时代》的原因。


也许,你会说,贾总也会说,乐视做的就是实事儿,要的就是实际的实惠,讲情怀那是耍流氓。而在我眼里,实事与情怀,那是缺一不可的一体两面,就像天与地,阴与阳,白天与黑夜。不要因为白天你醒着,就以为你的生命都是在白天度过的,其实,没有黑夜的休眠,你也终将失去白天,何况黑夜里还有梦呢!





Copyright © 三星电子产品维修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