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亲爹拿到5000万美元A轮投资,创造7200万元和1.5万辆“众筹神话”的小牛电动,没有了李一男的日子何去何从?

创业邦2018-05-17 12:03:27

李一男,这名在科技圈隐秘地呆着,却又在高调地做着事的人,因为一则财新网“涉嫌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的报道回到大家的视野。


媒体描述他的title有一大串,分别是“科技界传奇人物”、“华为前副总裁”、“百度前CTO”、“牛电科技创始人”


至于前三个角色,邦哥昨晚写了一篇,大伙儿可戳链接直达:


《李一男真被抓了!27岁任华为副总裁、曾与任正非情同父子,天才少年的陨落?》


邦哥今天要讲的,是牛电科技这个可怜的公司。


在没有了李一男的日子里,这个刚出生就没了爹的孩子,终将何去何从?



功成名就沉寂多年

李一男如何想起重新出山去做电动车?


关于李一男接触牛电科技最早的传闻,据说是2015年,李一男从落没的12580出来以后,去金沙江创投做VC,在投项目的时候,接触到了这个小牛电动车这个概念,然后直接加入其中……

 

也有报道称,李一男从2014年5月就已经见到了牛电科技的原始团队和研发样车,经过一番评估调研后很快决定投资并出任CEO,并与2014年9月成立牛电科技。

 

在公开的对外介绍中,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是一家由国际知名风险投资机构投资的高科技创新型企业,专注于高品质、智能化、时尚、动感电动车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这与以上第二条报道相符。

 

在李一男看来,电动车行业市场一直处于被忽视的状态,但用户容量超过2亿,年销量达到3000万,电动车具备改变人们城市短途出行方式的潜力。

 

“不同交通工具都有适当的生存空间,和应该给予的路权。”李一男认为,目前的主要问题是产品创新力度不够,再加上营销落后,购买和使用体验不佳,人们对两轮电动车存在一定的“偏见”。

 

于是,李同学要打破这个“偏见”。创造出一款拥有超长的续航能力,在动力、启动以及操纵感都有超强的用户体验,而且具有防盗、车况检测功能的超智能的电动车——小牛电动。

 

李一男的目标是牛电科技要做“用户不觉得low”的电动车,用着一定要有面子。

 


为了这个孩子的出生,李一男下了很大的力气

组建顶级核心团队,自建工厂,仿佛要成第二个雷布斯

 

① 在硬件上,公司自建生产线。牛电科技并不如一般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那般显得“空壳”,它独立建设了完善的供应链和售后服务保障。

 

其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江苏小牛电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负责整车和零部件的生产。据介绍,工厂获得常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拥有近2万平米工厂、占地50亩,有4条全自动生产线和2条全自动测试流水线,以及符合国标及欧盟标准的整车检测设备。


② 在软件上,公司拥有顶级设计、研发、销售团队。小牛的设计、研发的核心团队主要来自FrogDesign、华为、小米、艾默生、万向科技等国内外顶尖高科技公司。公司设计团队曾为宝马、本田、苹果等国际品牌服务;

 

软件开发团队拥有强大的车载软件、电池管理技术等高精尖技术开发能力;

 

市场营销与销售团队来自小米、乐视、百度等新兴互联网公司,对互联网营销、电子商务有丰富的经验。

 

成员均来自国内国外顶尖的科技公司,这样一个明星团队,真的是想把一项事业做差都难。


牛电科技以牛头符号为创意原形,体现牛电科技的无限激情与创造潜力

 

如果以创造了互联网思维神话的小米为例,他们除了七个联合创始人强强联合,小米科技取名来自一锅小米粥开业的轶事,还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遍历大型科技公司也难见的扁平、高效、团结,因而实现了火箭级增长。

 

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注定了中国不能有第二个雷布斯诞生。


 

出生时自带耀眼光芒,出生后却命途多舛

创造众筹额度7202万,参与人数11万人+的众筹记录,然后……

 

2015年4月,李一男在新浪微博宣布创业。并公布了新的创业项目——智能电动车。

 

2015年5月25日,在牛电科技新品发布会之前,公司创始人兼CEO李一男携核心团队成员亮相。李一男透露,牛电科技的首轮融资接近5000万美元(纪源资本、IDG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参投),新产品“小牛电动”将在6月1日发布会后不久上市。


2015年6月1日,牛电科技在北京798的D-Park发布了旗下首款产品——小牛智能电动踏板车N1,分为城市版和动力版两个,分别拥有80公里和100公里的续航里程,价格依次为3999元和4999元。

 

喏,就是它~


 

关于“智能”的特性,车子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封闭集成的GPS模块可以随时追踪车辆位置,第一年流量免费;


开发的手机app上可以随时查看整车检测情况和剩余电量,有电池报警和非法位移提醒,实现智能防盗;


在APP上可查询天气信息、附近维修点地理信息、车辆行驶轨迹,并可在NIU社区进行线上交流。


2015年6月15日上午10点,小牛电动N1在京东众筹上线,原计划众筹500万元的目标,在开盘仅4分38秒后就已达到。而在过了14分钟之后这一数字就已超过千万。到了中午13点40分时,N1的众筹金额就到达了2750万元,该数字突破3000万元用了5小时50分,成为国内权益类众筹中募集最快,金额最大的众筹项目。

 

此后,在京东众筹上为期15天的小牛电动车项目,不论从众筹额度(7202万还是参与人数(11万人+)上来说,都让当时其他的众筹平台瞠目结舌。



发布会上的李一男,算是在公众场合的最后一次露面?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6月1日这一天后,刚刚把小牛生出来的这位亲爹,就消失了……电话关机,微信朋友圈停留在5月26日,微博也交由牛电工作人员打理。后据检方材料,原来在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就已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李一男的办公室也早已形同虚设,除了两张桌子几把椅子以外几乎没有任何设备,桌上甚至已经落上一层薄薄的灰层,丝毫没有人在此办公的迹象。

 

也就是说,从李一男对外公开创业到被拘留,就两个月时间,真正在牛电科技任职,仅8个多月时间。期间,牛电科技对外宣称“李一男身体不适,在美国休养”,媒体活动都是由副总裁胡依林或者市场副总裁张一博站台。

 

直到李一男受审的消息被披露,外界才恍然大悟,原来牛电科技最近这大半年的运作期间,胡依林才是事实上的管理人。


 

李一男不在的日子,小牛都遭遇了什么?

暗藏致命安全隐患,下一轮融资没人管,新尝试不给力

 


完成众筹募资以后,按照京东众筹条例,第一批用户应该在7月底如期收到小牛电动车。实际上,直到9月23日,牛电科技才宣布京东众筹平台上发售的量产车全部发货完毕,比预期晚了一个多月。

 

在这期间,大量的网友在论坛质疑,甚至投诉,索求赔偿。张一博解释称,“小牛电动在一开始的确出了一个小问题,当时小牛把所有的车召回,都运到了工厂,重新调整模具,每个环节重新调整了一遍。”(究竟是不是“小问题”,各位往下看

 

胡依林也坦诚,团队确实缺乏经验,首批产品部分产品功能不完善,向参与众筹的用户致歉,并退还延迟补偿费用,承担其他损失,承诺未来的产品生产和配送中将不会再出现同样的问题。

 

胡依林口里的“小问题”到底是啥?——车辆因质量缺陷已酿成事故。

 

11月3日,厦门一位女士在骑小牛电动时轮毂断裂,轮胎抱死,刹车后整辆车往前翻过去,压到了人身上,车上一家三口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擦伤或流血。

 

12月29日,杭州一位小牛电动用户也在中午骑着小牛电动外出时遭遇了同样险情,在刹车时前轮轮毂直接断裂,轮胎近乎脱落,人直接摔了出去,幸好前方的卡车刹车及时,才得以逃过一劫。

 

让人震惊的是,上述情况并非个案。

 

而在小牛电动官方论坛上,轮毂问题更是成了公开的秘密。有关轮毂的主题讨论帖有近40个,其中,50%以上的讨论都是针对轮毂更换问题(有的贴子还遭官方强行删除)。

 

小牛用户断裂的轮毂和QQ群讨论截图


而小牛电动官方也不否认此事,只是称并非所有的电动车都需要更换轮毂,具体是否需要更换由服务网点的技术人员检查判断。


 


曾经有段时间,有科技媒体得到消息称,小牛电动的资金链断裂,后继很难发展。

 

随后从业内人士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则显示,小牛电动的资金链其实并没有断裂,小牛电动A轮融到的5000万美元还在分阶段陆续到位。只是受小牛电动商业模式的限制,其在融下一轮方面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

 

看到这里就有疑问了。根据小牛官方提供的数据,从众筹创下目前额度第一的成绩,到电动车发货,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小牛电动车的销量即突破5万辆。按说在这样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小牛电动的发展应该一帆风顺。“融资困难”一说从何而来?

 

原来,小牛电动发布的两款车型中,3999元的都市版一直在赔钱4999的动力版,加上运费及保险之后,勉强保证能不亏损。这样的态势下,小牛工厂生产销售越多,亏损额就越大。

 

用互联网思维去做电动车,本身造车卖车无法给企业提供持续发展需要的利润,互联网思维下的所谓“增值”服务,短期内也无法让小牛获得业绩的提升。这样的情况让VC不想接近。

 



前面讲到,小牛在江苏常州有一家自己的工厂,共计四条生产线。每条产线规划产能约每小时50辆,生产线完全开工后,合计月产约为8-10万辆。在国内几大电动车厂商不少单一型号销量都会超过上百万辆的情况下,小牛电动车几万辆的销售量,且几乎辆辆都赔钱的现实,其实并不会对其它电动车厂商产生多大的影响。


要扩大产能,小牛只能以重资产的模式,扩充其工厂及工人数量,通过并购复制的方式来扩大规模,但这种模式也导致资金会压得特别厉害。目前小牛电动车从生产到销售,会先压原材料款。从采购原料到销售回款,即使通过互联网这种先付款或货到付款的方式,一般账期也要50-60天时间。这种扩张对本身就有资金压力的小牛来说,很难。

 

为了顺利活下去,并获得投资方的认可,有利于下一轮融资,小牛电动开始了多方面的尝试。

 

2015年11月25日下午,牛电科技发布了“niucare”小牛电动保养计划(整场发布会均由市场副总裁张一博站台,李一男又没出现),宣布5000万回馈老用户,提供免费整车保养服务以及盗抢损失、人身伤害的“牛油保”保险。这项服务可以看做小牛做增值服务的一个重要尝试。新用户在购车时选择这项服务,需要另外交纳300-400元的费用,一定程序上补贴了硬件亏损的空缺。



网友质疑冬日保养计划是变相召回

 

不智障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idea完全属于“小打小闹”的范畴。

 

在电动车这个传统市场,要与互联网思维结合并不容易。把“互联网思维”模式玩得炉火纯青的小米,其2013年利润率也只有1.3%(根据小米2014年入股美的时公布的公告数据计算所得),向小米学习的小牛,光靠这怎能挺得下去?


 

没有李一男的小牛,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

这位CEO,只是有名无实,只是带着光环的吉祥物

 

从李一男被曝料接受调查,到消息最终落定,已经可以完全证明,李一男的问题并不是其在小牛期间发生的,跟小牛电动无关。

 

有小牛内部人士认为,没有李一男的存在,小牛电动也能够正常运营下去,只是少了之前围绕在其周围的一个光环,和李一男身上的一些资源。

 

此外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事实是,除了前期联合投资小牛,给小牛拿到第一桶金之外,李一男对小牛而言,只是有一个CEO的头衔,以及在2015年6月1日做了一个形象代言和产品发布而已据接近小牛的人士透露,在日后小牛电动的实际运营、具体日常事务上,李一男其实并没有发挥真正的影响力。反倒是认为自己没有CEO能力的胡依林在没有李一男的日子里,行使着CEO的相关职能。

 

针对小牛下一步的运营模式、融资计划等,小牛内部多次进行了探讨和论证。具体的模式,目前仍然还是一个谜,不过方向肯定是要重新审视之前产品及企业定位中存在的问题并尽力规避,以期能有一个更好的“故事”,重新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

 

小牛电动车新版本预计会在今年4、5月份正式对外发布。新产品在硬件配置上会有所精简,功能方面会提升部分人机交互的体验。最重要的是,在改变配置后,产品的价格会有较大幅度的降低,同时保证一定比例的利润率,以期能够实现企业的良性发展。

 

N1对于小牛来说,就是一次试验。那李一男对小牛来讲,算什么呢?

 

那轮5000万美元A轮投资,那个在半个月内完成7200万元、售出1.5万辆车的“众筹神话”,很大程度上都是投资者和用户出于对李一男个人的信任。

 

牛电方面最新回应称,“李一男确实因以往私人案件原因在配合调查诉讼,但依旧能以适当的方式参与公司重大事项决定,牛电科技一切运转正常。”(招牌都倒了,真的正常么?

 

李一男曾经说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他否认了检方指控,相关案件的审理结果目前还不得而知。


商务合作请联系邦哥,QQ:3097952950,微信:bangcbd

Copyright © 三星电子产品维修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