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教育资讯网

傻X才上高等教育

王石头 2021-06-07 13:40:34



傻子才上高等教育

 王青石



不否认这其中个人情绪,但近几日我愈发感到,对许多与经济生产直接关联不大的学科而言,高等教育就是给傻子上的。


得出此言论的起因是教授毫无征兆地给我的研究计划书打了个低分,低到可能影响我毕业那种,这让我非常火大。这计划书我写了一整个学期,且是五年里初次正儿八经把学校功课当回事地去写,然后就拿了这分数,我想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干了件多么不妥的事。


给低分的主要理由是我在研究计划中没有引用隶属主流社会学领域的学术期刊,我理解这种做法,但不会欣然认同。众所周知,社会学是一个对自己的存在缺乏安全感的学科,自问世以来它就因“社会学到底是不是个正式学科”之命题而受人诟病。判分人这种强调“学生得为社会学而社会学”的举动,从培养全职学者的角度上讲很合理,从做学问本身的角度看却有本末倒置、流程主义喧宾夺主的嫌疑。


矛盾根本在与,我在尝试用个人认为适当的方法去解释一个社会问题,他们却将解释社会问题的工具局限于“社会学”的框架,给人一种”要对社会问题评头论足,你得先找我们办个许可证“的错觉。


我非常火大,我现在就算辍学也无遗憾。


言归正传,我想解释为什么这件事让我得出“高等教育是给傻子上的”的结论。


逻辑如下:思考一下学校教的都是什么?方法论。人为什么需要方法论?因为有些人笨,琢磨不明白不出办事的方法,吃一堑也不长一智,所以才得送到专门的机构去学,这些机构叫做大学,有些比其他更昂贵,有些比其他更擅于利用自己建得早这一事实来自我包装,但大体上大同小异。


注意,这仅限于一部分学科,现实中试错成本高的领域诸如医学、物理、化学、工程等,确实要严肃学习其方法论,否则心脏搭桥会不顺利,火箭也难以升空。但对那些本不必学习方法论的科目,很多时候都可以简化为学费加苦力换文凭。只是一场耗时颇久、实际效率仍有上升空间的交易。


如今之所以上大学、拿文凭成为了社会准则,很大程度上是社会达尔文主义发展的后果:劳动力市场中存在供给与需求,供给方是劳动力,需求方是公司;供给方需要换取工资来买粮食、网游皮肤与奢侈品包包,需求方则需要保持公司的常规运转、并随市场变化而进行适当自我改良以维持竞争力。


这看起来是简单常识,其中却有颇为微妙的一点,那就是供给方与需求方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兴趣点本质上是不同的。对供给方而言,游戏规则是在合法范围内不择手段地拿到尽量高的工资,对于需求方,规则却是要壮大、维持或拯救公司本身。与此同时,需求方在供给方眼中的信息透明度相比于反之是明显更大的,换句话讲,在学历成为衡量潜在员工价值的工具以前,劳动力自由市场中的员工更容易在短期内占到公司便宜,相比于公司占到员工便宜。


所以学历才在社会机制的演变逐渐成为筛选职员的重要道具——它不会帮公司选到那个能带来最大价值的人,但至少能保证不选到一个毫无价值的人。对公司而言,以学历作为录用员工的重要参考的首要原因是风险控制,而非发掘人才。


这是演变的第一步。后来发生了什么?不难猜到,普通人们意识到搞一个高于个人真实价值的学历可以帮他们获得更多的经济回报,于是所有人开始疯了一般去研究如何获得最光鲜的学历——如今铺天盖地的SAT、GRE补习班,代写文书的留学中介、保证能把学生送出国的私立国际学校等,瞄准的都是这个市场需求。


简而言之,高等教育在中国被神化,完全是一个市场竞争在各领域都异常激烈的人口大国自然发展的结果。所有公司都想保持或提升竞争力,所有劳动者都想保持或提升竞争力,而人口如此之庞大,于是乎,高排名院校加上一个人读书时间的长度(如果足够长),在前几段所述的演变中就成为了精英的代名词。


院校排名加学习时长,等于价值。这个得到我国大多社会公民认同的公式,我们应该任它继续普及化吗?


有一种流行于创业者中的说法是,聪明人往往在大学后、甚至大学期间就不继续念书,是因为他们摸透了某些市场规律,不必一纸文凭就能早早赚到钱;而蠢人念书,是因为如果不把学位当最后的堡垒,他们在社会上会被聪明人欺负死。


我不完全认同这个说法,主要因为它表述得过于虚张声势,这让人不禁怀疑它是那些还没成为马云的创业者们的遮羞布。我认识许多聪明的读书人,他们有自己热爱的领域与课题,读书是他们经过基于自己人生观的思考后做出的选择。


但同时,学术圈确实收容了很多不太聪明、或有性格缺陷的人,那些如果不读书到社会上会吃死亏的个体。作为学术世界短期住户,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同学与授课者,他们的处境确实无奈,但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也只是做出最有利于个人的决定而已。


我所说的傻子包括他们。我真挚地希望他们幸福,但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受他们主宰。


想说的就这么多。


最后进行一个略微跑题的阐述。在我这代中国青年的父母群体里,普遍存在一个现象,就是中产阶层家庭的爸妈都或多或少地鼓励孩子以后去教书。为什么?因为在教学大纲中不存在鼓励机制的教育体系影响下,他们真的无法确定自己的小孩聪不聪明,所以保守起见,万一他们不太聪明,有个高学历可以起码保证他们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


但如果你是我的同代人,且正处于探索人生道路的阶段中,我建议你在敲定任何重大决定前先花时间去思考清楚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聪明人?或者说,如果没有高学历的保护伞,你有没有过上体面生活的信心?


很多人搞砸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如你所见,其实我写这篇文章的动机不只是去控诉给我低分的教授,上述的这些话大概还是有实用价值的。


打住。




2018.12.26









小鸟说 早早早

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