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教育资讯网

日本400万“穷忙族”忙忙碌碌却依旧贫穷,成人世界里,哪有容易二字?

峰岭ForeignLink 2019-04-09 12:29:02

授权转载自:精英说

(ID:elitestalk)


黑色的系带皮鞋、挺括的细条纹西装…画面中的男人们穿着讲究,却以各种姿势瘫睡在街头,在闪光灯的作用下,一些熟睡者仿佛是一场谋杀案中的受害者。


这是波兰摄影师Paweł Jaszczuk,在东京街头拍下的日本工薪族日常。


每到凌晨,这些醉酒后的工薪族们已经错过了末班电车,酒店一晚的房费则太过昂贵,长椅和街道于是成为了他们最好的选择。对于这群白天毕恭毕敬拼命工作,却只能在下班后稍稍放纵的人来说,喝醉后露宿街头的情况时有发生。


也只有在这样的镜头下,这些身穿西装、举止谦恭的人们,才会稍稍暴露出疲倦、压力过大、漂泊无定而孤独绝望的真相。

       

       


日本NHK电视台给这类人冠以了一个新名词——“穷忙族”,拼命工作却致富无望,最终在这世上忙忙碌碌而毫无成就感。这个绝望的群体整天拼命工作,却看不到回报,贫穷是他们无法摆脱的宿命。


纪录片中的穷忙族,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沦为穷忙族的原因虽各不相同,但却都有一个相通点——就是他们都不是那么被需要。


孤独,空虚,困顿,被歧视…种种真实存在却被社会掩盖的黑暗面,在这些普通“穷忙族”的日常中,被无情地揭露出来。


可以说,这是一部让人心酸的纪录片,但现实却又无比真实:成人的世界,唯有非常努力,才能活下去。



辛苦找到工作,1天就被辞退


高中毕业那年,小山赶上了经济破灭的阶段,成长在最富裕的时代,却面临着最糟糕的就业环境,没能继续读大学的他,从此开始了打工生活。


四年前,他从小镇来到东京寻找工作,月工资却从一万降到六千。在道路施工现场做了两年保安,是小山干得最久的一份工作。因为找不到长期稳定的工作,他可以说是“一年换24个老板”,最短1天就被辞退。

       

       


和小山一样,许多20–30岁的日本年轻人,在东京街头无所事事地游荡,又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纵使职业介绍所每天总是大排长龙,但却没有人能找到一个安定的未来。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正式工作,花完了所有积蓄的他,开始了睡大街的生活。


然而,睡大街就像梦魇般,一旦开启就无法停止。

             



去清洁公司求职,面试顺利通过,却因没有固定住所而被取消合同;应招去建筑公司面试,却因为没有路费,只能放弃。


在生活重压下的小山快要自暴自弃了,“我是找不到工作了,本来还抱有一点点希望,现在看来是不行了”。已经30好几的小山,随着年纪增加,更没有公司愿意要他了。

     

         


万般努力下,小山找到了洗车的工作,然而一份零工远远不能满足他的日常生活开支和留下点钱存起来的愿望。为了能存点钱,小山走很远的路去领取义工发放的免费午餐,在车站用硬纸板围个圈,席地而卧。


无奈的小山在镜头前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无论再怎么努力工作,仍然得不到安定的生活,对于将来毫无期待。”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贫穷的小人物,也各有各的贫穷。一些人很努力却没有成就,但最可怕的真相却是:可能你再努力也没用。


根据日本民间调研公司统计,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54%的日本人表示没有梦想,仅有32%的人认为日本的未来是光明的,这样的数据也可以从某些层面上,用来解释日本的高自杀率。


节目播出后,NHK 收到一千四百多封观众来信,创下当年的记录。当时,虽然“穷忙族”成了最令日本人害怕的词汇,但也成为能聊上三天三夜的话题。



年轻人没有希望,老人同样不易


50 岁的山田铁男是两个男孩的父亲,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司就职,年收入40万。五年前,因经济不景气公司裁员,这位知天命的男人就这样被解雇了。


拍摄纪录片时,山田铁男一天打着三份零工,年收入却仅有13多万元。几年前妻子病故后,山田铁男只能自己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供养他们上学。


       

干晚班的那几天,山田铁男早晨 9 点回到家,孩子们已经出门。他想找一份白天的工作,好多点时间陪孩子,可是已经 50 岁的他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大学毕业的山田铁男,深知学历的重要性,也希望无论如何都要让两个孩子读大学。

       

       

大儿子曾经有过读法律的想法,当个律师,但昂贵的费用让他已经察觉到现实的压力,犹豫着是否放弃。孩子一句“不可能了,放弃”,刺痛了所有观众。


此刻,山田回过头对儿子说道:“不要马上放弃了嘛,还是有可能的,人不能放弃,放弃了人就废了。

       

       

山田坚定的语气不仅是在鼓励儿子,更是在告诫自己。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山田对未来仍然有着深深的担忧。“到时候我能不能行呢,想着要把孩子们送进大学,要是不行,孩子们可就惨了,一想这事,真的觉得好怕。

             


一些人的贫穷是从天而降,防不胜防,还没成人就失去父母、年过半百碰上公司裁员……穷忙族穷的原因不同,但都在努力地生活,为了自己或者为了家人。


这种状况,已经从所谓的“少数人”扩大到一整个世代,普遍地承受着低薪、不稳定、工时长的艰难就业压力。



饭都吃不饱,哪有时间去职业培训?


不管在哪个国家,穷忙族似乎都被贴上了“不努力”“不勤奋”“活该”的标签,对于社会底层的困苦,很多人指指点点地说:


“有手有脚,怎么不去找份长久的正当工作?”

“为什么不去学一技之长?”


但问题是,谁不想呢?


福岛县的单身妈妈铃木每天早晚兼2份工,照顾2个小孩,只能睡4小时,她总是把工资分成房租、水电、学费、食品费等,装进不同的信封。

       

       

没钱去游乐场,铃木准备了三千日元(182 元人民币),领着孩子逛一年一度的秋祭,用秋祭来代替游乐场。镜头下,两个孩子开心地吃着小吃,镜头后的观众却止不住地唏嘘。


铃木小姐也曾想过考护士证,但当下的生活使得她根本没有机会参加职业培训,因为只要一放下工作,一家三口就会饿肚子。


眼下铃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孩子成年独立以前,自己的身体不要垮掉。

        

       

正如一位人类学家在描述巴西一个贫民窟时所说:“在这里,能当一位勉强及格的母亲,必须付出超人般的努力。” 贫困并不是“一个问题”,而往往是盘根错节的“一堆问题”,是一个人几乎不可能一次性解决的。


《穷忙族 1》播出后,许多女性观众给节目组写信,感谢节目组让她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当时的日本,一半女性职工是非正式员工。女性职工里最“危险”的就是单身妈妈。因单身妈妈可能会提前下班、经常请假,企业于是把她们列入了黑名单。

       

       

之后,镜头对准了一位 23 岁的单身女性。丘小姐原本在小镇公立医院的餐厅工作,后来医院把餐厅包给了一家公司,她也被迫“卖给”了公司。


不仅之前的福利没有了,而且工资少了很多,每天工作八小时,月薪八万日元(当时日本高中毕业生的平均工资是十六万日元。)


丘小姐所在的地方是个农业小镇,女性就业机会更少。她想去大城市,一边学画画一边挣钱,但是她和妹妹需要一起撑起整个家,两个人不能有停下来不挣钱的时刻。


对于丘小姐来说,去大城市只是个甜蜜又苦涩的梦。



纪录片里的每个小人物,其实都在拼命工作,为家庭奋斗。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忙于工作的人,始终没有摆脱“贫穷”的魔咒呢?

        

       

有人说,那是因为穷忙族不懂规划、安于现状,或者陷入了“低效用陷阱”,一直在低效工作,但出现问题的真的仅仅是他们自己吗?


影片结尾,将穷忙族现象的成因归于了社会贫富固化、市场经济的失灵、政府保障措施的僵化与缺失等等。

           


NHK纪录片第一集结尾,主持人说,通过采访这些人,他感触最深的是:


不管在郁郁葱葱的田园风光,还是在喧嚣繁华的都市里,光看外表,是绝对看不出穷忙族的问题存在的。穷忙族到底有多少人,这样的数据,没有一个行政部门能掌握,在真实状况无人知晓的情况下,穷忙族的问题仍在我们身边蔓延。


在毫无对策的同时,自中流生活脱落的穷忙族,正在社会底层积聚。


       

       

《穷忙族 2》结束一年后,NHK 拍了《穷忙族 3:解决之道》。节目组去国外采访穷忙族,向其他国家取经。剧组在美国采访了《时代》杂志专栏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她写了很多关于美国底层生活的畅销书。


快 60 岁时,她隐藏起自己的身份,化身在大学辍学、中年离异、没有固定收入来源的穷忙族中,到 6 个城市打工,最后写下了“卧底文学”《我在底层的生活》,记录下了一个“即使非常努力地工作,一个身体健康的单身人士也几乎无法靠眉间流下的汗水养活自己”的故事。




一份关于美国青年的报道指出——“千禧一代”越来越穷,可能是比父母赚得少的第一代人。”


如今 18 到 34 岁的美国人越来越多地“赖”在家里不走。在 1975 年,57% 的年轻人和伴侣住在一起,只有 26% 和父母住在一起。而到了 2016 年,只有 27% 的年轻人选择和伴侣住在一起。

       

       

在欧洲,英国的年轻人也过得很不景气。2008 年至 2017 年,英国 16 到 35 岁年轻人的工资下跌了 12% — 15% 。


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年轻人也不好过。2016 年的香港,15 至 24 岁的青年每月收入中位数是 9266 元人民币,是全香港工作人口每月收入中位数的 70 % 。与五年前相比,青年每月到手的钱多了 34% ,涨幅也抵抗住了通胀率,但是仍逃不出房地产的魔爪,因为当年香港楼价涨了 52% 。



在台湾,一半年轻人(20 岁至 34 岁)每月拿不到 3 万新台币,应届毕业生平均工资是 2.3 万新台币。考虑到生活必须的花销,如果生活在台北,每个月口袋里至少得有 2.8 万新台币。

       

       

环顾地球一圈,全世界的年轻人仿佛都活得不如以前的年轻人。现如今,是时候正视“穷忙族”的困境了。


正如纪录片中所说:“这个问题不能视之为个人的责任,现在应该是我们把它看作社会的责任并予以思考的时候了。


版权归精英说所有,精英说是全球精英、留学生的聚集地。每日发布海内外前沿资讯,这里有留学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国街头访问,全方位为你展现真实的海外生活。欢迎大家关注精英说(ID: elitestalk)。

热文精选:

青春与梦想的恋爱——九品外交官的单身驻外生活

想当外交官,高考志愿怎么填?这是一份基于400名外交官的详细数据报告

沙祖康:“一带一路”研究不好,有可能成为绞杀中国外交的“两根绳索”

美国新政府 | 联合国 | 驻华使馆 | 一带一路 国家部委 | 中国企业家 | 大使访谈 国际公务员 外交高翻 | 领导人出访 | 商务礼仪 外交发言人 | 国考干货 | 国别报告 | 海外官员 | 企业走出去 | 华人侨领 | 领事保护 | 外交官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