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教育资讯网

瑞典成人职业教育及对我国开放教育实践教学的启

MOOC 2019-05-13 08:01:50

本文由《远程教育杂志》授权发布

作者:齐幼菊、蒋融融

摘要

 

提高公民基本教育水平和终身职业技能,是增强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策略之一。瑞典高度重视公民教育、技术创新、经济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瑞典在上世纪90年代还存在劳动力水平不足,而现在已经成为创新型发达国家,对此,其成人职业教育功不可没。目前,面对我国劳动力素质不高的现实,为社会培养大批实践能力强和富有创造精神的新型劳动者是开放大学建设的首要任务。开放教育有必要借鉴瑞典成人职业教育改革的经验,探索基于校企合作的实践教学模式。需要通过校企合作开展基于虚拟仿真实验的实践教学改革思路和对策研究,加强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完善开放教育实践教学体系建设,创新远程实验资源建设模式,推动“双师型”师资队伍建设,以有效提高学习者的岗位职业能力,为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必要的人力资源保障。

关键词:开放教育;成人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实践教学;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开放大学;HVE

 

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国家经济的转型升级和产业结构的调整,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发生了很大变化,人才出现明显的结构性问题。这严重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面对严峻挑战,主动适应社会发展、服务地方经济建设需要,充分借鉴国外高校先进教育理念,培养创新型、实践型、实用型的人才,已成为我国高等院校转型发展的紧迫任务。高度重视教育的瑞典把灵活多元的成人职业教育贯穿于人的一生,为国家经济发展培养了丰富的、高素质的人才资源,这为我国发展成人职业教育、加快人力资源开发提供了很好的案例。

 

目前,对瑞典成人职业教育的探究,主要以介绍其教育改革的背景、政策和现状为主。如,陈京辉在《瑞典成人职业教育管窥》一文中,介绍了瑞典成人职业教育的带薪教育休假制度、津贴制度、办学主体多元化和各方的协调合作、成人职业教育终身性在提高或更新成人职业知识和技能上发挥的作用[1]。贾洪芳则在《瑞典高职教育探析》一文中,详细介绍了瑞典高职教育(Advanced Vocational Education,AVE)的改革特点和发展趋势[2]。对瑞典教育校企合作的研究,主要是着眼于其在政策体制建设上保证校企合作有效运行的具体措施方面。如,雷建龙在《瑞典、芬兰职业教育改革及启示》一文中提出,我国应将职业教育作为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一种方式与动力,制定政策法规引导、协调企业与学校合作,提高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3]。王剑波则在《瑞典校企合作的政策及其启示》一文中,提出以政府、高校、企业三方面共同创新校企合作的思路,推进校企合作的制度环境建设,完善学生实习制度[4]。

 

根据现有文献,借鉴瑞典成人职业教育校企合作经验,就开展实践教学促进我国成人职业教育实践教学改革的对策研究很少,就如何促进开放教育实践教学改革的具体研究尤其缺乏。为此,本文通过分析瑞典成人职业教育实践教学的教育观念和校企合作的教学模式,来探讨开放教育领域如何通过校企合作、开展基于虚拟仿真实验的实践教学的改革思路和对策。


一、瑞典教育为创新型国家奠定坚实基础

 

瑞典在19世纪还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小国,经过短短百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了科技进步、经济繁荣的创新型发达国家。瑞典在欧盟委员会公布的《欧盟创新联盟记分牌》(Innovation Union Scoreboard,IUS)中始终稳居“创新领导者”行列,在2015年的统计指数排名又一次位列第一,如图1所示。在由康奈尔大学、英士国际商学院和联合国专门机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共同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近几年瑞典也始终位居第二、三位[5]。瑞典成为了世界上最具创新力的国家之一。

 

 

瑞典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教育。该国一直高度重视教育,视教育为立国之本,崇尚实际能力培养,尽最大努力提高国民的整体文化素质、知识创新和技术创新能力,为国家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的动力源泉。瑞典的教育体系包含学前教育、义务教育、高中教育、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五类,如图2所示。

 

 

瑞典教育以平等、协作、实用和创新为基本原则,注重实用型、创新人才的培养。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都特别重视实践性教学导向,在教学过程中均会融入丰富的实践活动。瑞典高校除了完成教学、研究任务外,还承担与社会互动的责任。因此,高校与行业、企业有着非常密切的合作,学校理事会成员中必须有一定比例的企业代表;同时,还设有专门的校企合作联络部门,学校与企业在教育项目和科研项目上都有密切协作。在教学合作上,教师和学生参与企业实际生产和运营管理;企业技术专家参与学校实际教学指导和教学改革研究。在科研合作上,教师、学生和企业专家共同开展技术创新和产品研发,企业将研发成果运用于产品生产;学校将企业的实际需求应用于教学与科研。学校、企业、行业及整个社会协同培养学生,学生也以其综合能力回馈学校、企业、行业乃至整个社会。这种有机互动、互馈推动了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升了国家综合竞争力。

 

瑞典非常注重实用和创新教育,具有全员参与式的创新创业教育体系,各年龄层次的人均会受到相应的创新创业教育,创新创业精神成为了全社会推崇的价值理念。如,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开发了大量的生存、创新、创业教育游戏和课程,使每个公民从幼小时期开始就建立成本、利润、创新和竞争等意识。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都开展丰富多样的创新创业课程和教育活动,为整个社会培养足够多的创业后备军。在瑞典,高等教育、成人教育、技术创新以及经济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已成为人们的共识,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

 

瑞典的高中教育(Upper secondary school)与我国有较大区别,它融职业教育与升学预备教育于一体,实行分类教学,让学生融入社会实际,为就业或继续深造高等教育打基础,促进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此阶段提供具有明确的学术和职业指向性的课程项目有两类共18个:一类是以继续接受普通高等教育为目标的6个高等教育预备课程项目(Preparatory programme for higher education),分别为技术、艺术、经济学、人文、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另一类是准备就业或以接受高级职业教育为目标的12个职业教育课程项目(Vocational programme),分别为儿童与娱乐、建筑及施工、电力与能源、车辆与运输、工商管理、手工艺、酒店与旅游、工业技术、餐厅管理和饮食、暖通空调及物业维护、自然资源利用、卫生与社会保健。其课程设置既符合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也充分考虑学生的个性化发展;既注重扎实的基础训练,更强调“基于工作场所的学习”(Workplace-based learning,APL)的实践教学。学生有机会在工作场所参加以工程项目设计为导向、工程能力培养为目标的CDIO(Conceive、Design、Implement、Operate)工程教学模式下的工程开发技术学习。这就使学生能够掌握一门职业技能,为社会劳动市场提供了相应领域的技术人才,也使学生为继续高校学习或工作一段时间后再深造打下良好基础[7]。

 

二、瑞典成人职业教育的实践教学特色


上世纪90年代,瑞典因劳动力受教育水平低于其他大多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而劳动力市场某些领域却又人才匮乏。1996年7月,瑞典政府决定进行一项新的高等职业教育(AVE)试点:面向具有高中毕业或同等水平的学生以及工作后想继续提高专业技能的成人提供中学后教育(Post-secondary School Education),由学校与企业共同协商,设置满足劳动力市场岗位需求的课程,以实现就业、转岗或能力提升的目标。还专门成立了国家高等职业教育署(Swedish National Agency for Advanced Vocational Education),具体负责AVE项目计划的审批、财政拨款分配、定期监督、质量审查和统计等职能。

 

2009年7月,随着欧盟教育职业一体化的“欧洲资格框架”(EQF)和“职业教育学分转换系统”(ECVET)的出台,瑞典政府为了进一步提升劳动力水平和提高就业率,把中学后职业教育和培训整合为高等职业教育(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HVE),并把资格证书也统一到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体系中。同时,也成立了新的国家高等职业教育署(Swedish National Agency for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以确保HVE项目计划课程内容能适合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提高HVE的教育质量[8]。

 

HVE项目提供了16类职业方向,其职业范围几乎涵盖各个领域,其范围也可根据劳动力市场需求的变化而増加。HVE项目的设立首先从行业、企业就本地的经济发展对知识与技能的需求出发,如果教育机构能提供相应课程,即成立由企业联盟、行业协会、教育机构和专业领域专家等各方代表组成的项目委员会。项目委员会负责制定项目学习计划及实施措施,如,协调教育机构与行业企业,让教育机构做好与教育内容相配的课程,让行业做好相关劳动力市场的分析,让企业做好工作场所培训(Workplace training,WPT或LAW或LIA)的准备,以确保工作场所培训能高质量地顺利开展。完整的项目计划形成后上报国家高等职业教育署审核,通过后,即成为正式HVE项目学习计划。2014年,送审国家高等职业教育署的项目有1300个,审核通过成为正式HVE项目的为358个。

 

高等职业教育课程(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Courses,HVECs)的学习时间从6个月到2年不等,由企业和高校、高中及其他成人教育机构等联合开设,开始时间也视课程实践的实际要求而定。课程内容紧密结合劳动力市场的实际需要,既包含相关职业需要的基础知识和专业技术知识,也包含部分高等教育中的高级课程;既重视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和技能,也注重实践应用过程中的独立思考、创新思维和团队协作等方面的能力培养。同时,随着企业岗位技能要求和学生学习需求的变化及时更新课程内容,以保持课程的灵活性和知识的时效性。

 

HVECs课程采用HVEC学分制,5个HVEC学分相当于一周的全日制学习。一般学员完成一年的课程学习,可获得200个HVEC学分,就可获得高等职业教育毕业文凭;完成为期两年的课程学习,则可获得400个HVEC学分,其中WPT的学时将占总学时的25%以上,并且完成一篇论文,可获得高级的高等职业教育毕业文凭。

 

工作场所培训(WPT)在高级职业教育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它把所学的理论性知识转化运用于实际工作生活中的实践学习。即在真实工作场所的组织架构中真正参与承担某项实际工作任务和工作职责,在实战锻炼中学会运用系统的方法综合运用所学知识,学会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学会在团队中与他人的合作,真正提升专业岗位的职业技能。同时,在基于工作场所的学习中也构建未来工作生活的有效网络,因而,经过工作场所培训的实习生,很有可能会被企业雇主聘为一个真正的雇员。WPT—般有见习、项目导向、学徒以及创业培训四种形式。其中见习形式是从简单操作开始逐渐把学员培养成符合岗位要求的职员,这属于最传统的培训形式。项目导向形式是基于一项真实的工作任务,在解决问题的实际过程中培养学生的规划、协调等岗位职业能力。学徒形式是在经验丰富的师傅指导监督下,在实际的生产、服务工作环节中,逐渐熟悉和掌握行业专业技能的传统实习形式。创业培训形式则主要针对自主择业和创业的学员,它培训所涉行业相关的知识、工作流程和经营能力,并根据不同类型、对象和工作环境安排不同工作场所的培训。

 

这里以佛朗斯克德商学院(Frans Schartau Business Insititute)小企业会计与财务管理HVE项目计划为例,了解瑞典高等职业教育课程的设置情况。佛朗斯克德商学院成立于1865年,是瑞典一所享有盛誉的高等职业学院。学校为成人提供职业教育,为社会培养具有专业技能和创新应用能力、善于批判性思维和互动交流的学会终身学习的技术技能型人才。学校把理论教学整合于WPT的职业实践教学中,WPT的时间安排会占项目课程总学时的1/3之多。他们让学生在工作场所开始与未来职业生涯进行重要接触,亲自体验实际工作,真实洞察所选职业。同时,这也给未来的雇主提供了观察潜在雇员的技能和发展潜能的机会。学校面向商业领域,其客座讲师和大部分教师来自商界,还在学习期间为学生提供各种机会接触专业领域,安排企业“见面会”,鼓励学生和企业商务代表互动。学校的目标是当企业雇用新员工时,让学生成为企业的自然第一选择。据统计,该学校93%的学生在毕业后六个月内就能拥有一份工作。

 

佛朗斯克德商学院的小企业会计与财务管理HVE项目计划为两年制,共400个HVEC学分,其项目计划的具体课程安排如表1所示。

 

 

其中,WPT为125个HVEC学分,超过了总学分的30%,安排在第二学年里,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工作场所中进行,其任务是让学生参与小型企业的财务和会计部门的日常工作。这将有助于学生更深入地了解企业财务会计部门的实际工作任务,以及全面了解企业的业务工作流程。

 

学生通过两年的课程学习后,打下良好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具备了担任财务经理的能力,也具备了较为全面的人力资源管理知识。除了大多数组织和公司需要此类财务管理人员,所有相关机构、非营利组织、政府部门和私人公司也都需要有一个具有扎实金融知识基础的员工,因此,该项目毕业的学生具有很好的就业前景[10]。

 

三、我国开放教育实践教学的现状

 

我国开放教育为适应经济转型发展,在专业课程建设及其实践教学上开展了一系列的教学改革和探索,构建了以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为主体,校内实体实验为基础,校外实践基地为补充的立体化、多层次的一体化开放式实践教学体系[11],为社会培养了大批实用型应用人才,成为生产服务一线的劳动主力军,对社会经济发展具有较大的作用。

 

(一)建设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

 

为了解决实验条件不足,或展现学生难以理解的抽象实验原理和复杂实践过程,或模拟仿真具有一定的危险不适合直接在实际设备上操作的实验过程等等,不少学校、企业或校企联合开发了虚拟仿真实验应用软件,在实践教学中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但是,这些实验软件往往零散、重复,兼容性和实用性较差,既影响了虚拟仿真实验在应用型人才培养中的作用发挥,也造成了较大的浪费。

 

开放教育一方面受到学校自身的实验场地和设备等条件的限制;另一方面,由于成人在职学生有自身的特点和学习需求,在其实践能力的培养上不能完全照搬普通高校的教学模式。虚拟仿真实验可以突破传统教学模式受时间、地点、设备和师资等多方面的限制,是解决开放教育实践教学困难的重要途径。因此,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教育技术,整合各类优质虚拟仿真实验教学资源,建设集远程实验学习、远程实验指导、远程实验教学管理于一体,适合开放教育学生远程实践学习的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教学中心,成为开放教育的重要选择。

 

(二)建设远程开放实践教学创新团队

 

组建远程开放实践教学创新团队是保证实践教学质量的重要举措。探索与建立一种基于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教学的开放式教学团队建设机制和方法,能调动教师的教学改革积极性;能利用信息化技术促进教学资源最大集约化和共享化,能为学生提供实践能力训练,为教师提供教学改革研究的远程开放实验教学平台,为师生共同创建一个有激励、有引领、有探索、有实践的成长环境;能促进师资队伍建设,建立有效的团队合作机制,提高实践环节教学质量,推进教育教学改革与创新,提升教师整体水平。

 

比如,浙江电大实践教学创新团队采用“金字塔”型结构,它由塔尖的团队核心成员、塔身的团队骨干成员和塔基的团队参与成员组成,形成以核心成员为主导,骨干成员为主力,参与成员为补充的团队模式。核心成员主导教学设计,骨干成员开展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的改革和研究,参与成员进行教学实践,团队边研究、边实践、边交流、边提高、边辐射。这种结构的团队模式,既有利于纵向地开展远程开放实践教学的日常教学与科研工作,又能够横向地涵盖到全体教师,产生辐射效应。无论在深度还是广度上,都能起到“传、帮、带”的作用,使远程开放实践教学的水平得到整体的提高。

 

(三)开展远程实验教学改革和实践研究

 

在远程教育实践教学的研究和实践过程中,转变教育思想和教育理念,创新实践教学模式,依托灵活、开放、自主的远程实验学习环境,以“目标明确、层次清晰、内涵丰富、开放创新”为原则,积极探索和改革实践教学的方法与内容,进行实践教学设计,构建适合开放教育特色的实验课程体系,优化和整合远程实验教学资源,逐步开设各类专业的课程实验、实训和综合实践等实践教学项目。

 

比如,浙江电大实践教学创新团队开展以远程实验教学改革为核心的“远程实验室:支撑环境与创新动力”、“开放教育实践教学体系研究——以远程实验为主体的实践教学应用探析”、“多层次立体化实践教学的探索——土木类‘工程造价管理’专业远程实验软件案例”、“虚实结合的实践教学设计——远程控制实验在电工电子类课程教学中的应用”、“情景模拟教学法在远程实验平台上的实践——以《公共组织绩效评估》课程为例”和“案例教学法在远程实践教学中的应用——《组网技术》课程教学案例”等卓有成效的教学改革研究,激发了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有效提高了开放教育教学质量。

 

实践教学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环节,开展以学习者为主体,以应用为目的,采用多种实践教学类型、实践教学方式与实践教学环境有机结合的方式开展实践教学,已成为开放教育领域的共识。但在实践教学改革的实施过程中还存在不少问题,比如,实践教学重视不够,导致实践教学改革难以深人,校企合作意识不强,导致实践教学项目设计脱离实际应用等,需要我们在实践中加以解决。

 

四、瑞典成人职业教育对我们的几点启示

 

瑞典成人职业教育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企业联盟的重要作用,学校与行业企业利用各自理论和实践不同领域的专长,共同协商课程设置,联合制定与岗位能力紧密结合的实践教学内容。教学中及时引入企业最新技术,并根据劳动力市场变化不断修订课程设置,保证真正切合行业或企业的实际需求。在实践教学实施过程中特别强调WPT,保证学生在企业的实习时间,使学生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在企业接受岗位培训,掌握工作岗位所需的专业技术、组织能力和管理方法。

 

我国的开放教育承担着为社会培养大批实用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的职责,担负着服务全民学习、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任,必须树立开放、灵活、优质、便捷的办学理念,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实现开放教育、继续教育、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的有机结合。针对区域、行业、企业等不同人群的学习需求提供相适应的教育服务,为国家人力资源开发提供重要保障,为学习型社会提供重要支撑。因此,开放教育要明确定位,主动调整专业结构,围绕技术应用型人才培养定位,以职业岗位能力培养为中心,与地方企事业单位特别是广大的中小企业实行校企合作办学,为企业和学生提供实践教学教育平台,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各部门一线岗位的用人需求。

 

(一)强化校企合作,完善开放教育实践教学体系建设

 

开放教育要进一步完善以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为主体,校内实体实验为基础,校外实践基地为补充的立体化、多层次的一体化开放式实践教学体系。在政府的引导下,推动校企真正合作,针对企业产业结构和岗位需求安排企业工作场所培训(WPT),校企共同建设满足学习者多样化选择的虚拟实验、实习和实践环境,推动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深度融合,实现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室、企业工作场所和学校实体实验室有机结合,构建真正符合开放教育实用型人才培养需求的实践教学环境,如图3所示。

 

 

校企的紧密合作可以使学校及时了解企业的需求,企业提供的工作场所培训和企业参与开发的虚拟仿真实验软件,也解决学校与劳动力市场脱节的问题。同样,学校为企业培养急需的人才,增强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因此,校企合作开展开放教育实践教学体系建设,是促进学校与企业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共同发展、共赢互利的重要途径。

 

(二)强化校企合作,推动师资队伍建设

 

建设一支适应开放教育特点、熟练运用信息技术、勇于创新、善于将专业理论知识和专业实践能力有机结合,并能有效转化为实际教育教学能力的师资队伍,是提高开放教育教学质量的保证。校企紧密合作,企业除了提供工作场所的培训外,还要选派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一线专家指导实践教学。如图3所示,在教师、学生、企业专家相结合共同实施实践教学的过程中,实现“教学相长”。学生在教师和企业专家的共同指导下,在学到基本理论知识的同时,将所学的专业知识有效地应用于实践;教师在传授专业基本理论知识的同时,可以通过与企业专家的协作教学强化实践能力的锻炼,提高自身的实践能力;同样,企业专家通过与教师协作教学更新知识结构,提高自身的理论知识水平。

 

校企合作是创新师资队伍建设、实现互利双赢的重要平台。一方面,学校可以直接从企业聘请专家、技术骨干参与专业课程体系的制定和教学内容的改革,兼职实践教学导师;另一方面,也可以把教师派到企业,参与企业的生产、管理、研发等实际工作,使之及时了解企业前沿应用技术、设备设施和组织管理方法以及企业对人才需求的知识、技术、技能结构的要求,充实、更新和积累教学所需要的职业技能、专业技术和实践经验,成为具有较高的理论知识水平、实践能力和应用创新能力的“双师型”教师。

 

(三)强化校企合作,创新远程实验资源建设模式

 

优质的实验教学资源,有利于促进学生理解基本学科知识、掌握专业技能,培养创新意识和提升综合能力。校企合作可以通过整合实践资源、实践环境,充分发挥校企共建共享的优势,创造出良好的实践教学环境。尤其当前虚拟仿真实验软件设计大多“以教师为中心”、“以技术为中心”,而不是“以学习者为中心”,教学内容依附于理论课程,脱离社会现实和企业实际,与课程和专业实践教学要求有较大差距,无法提高职业技能和专业实践能力。因此,迫切需要通过吸收引进、借鉴利用、自主开发等多种途径,建设满足多样化学习需求的优质实验资源。

 

实验资源的建设需要教师、企业专家、学生和软件开发人员多方共同协作,如图4所示。涉及综合性实验、岗位实践和社会实践的资源建设,尤其需要教师和相关企业专家深入研讨和精心设计,充分吸收行业协会、其他高校参与实验资源建设,保证实验教学内容的科学性和实用性,提高实验资源的专业性和针对性。

 

 

实验资源建设需要拓展校企、校际之间的合作,充分利用国内外资源,以本地区行业发展为主线,动态追踪行业发展,以新设备、新技能、新岗位为特色指导实践。要整体规划培养分析问题能力和实际动手能力的专业实践教学体系,保证实验资源建设符合远程教育规律和成人学生学习特点,确保有效支持学生自主学习。要优化实验项目呈现方式和实验教学活动设计环节,以企业需要的人才标准来切实安排,要加强实验的交互性和启发性,突出以人为本的思想,促进学生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的培养。要整合、分类各类优质实验资源,跟踪学科、行业、产业的新进展和新趋势,及时吸收新成果,实时更新实验内容,适合社会发展和企业实际需求。

 

五、结语

 

在深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新形势下,教育部2016年1月在《关于办好开放大学的意见》文件中指出:“深入开展与行业企业的合作,充分发挥行业特色优势和职业资源优势,开展职业培训合作,探索开发多种适合学生网络学习的工具和软件,増强自主学习的交互性和有效性”[12]。我国开放教育有必要充分吸收创新型发达国家瑞典的成人职业教育实践教学经验,顺应职业教育与就业教育、创业教育、全民教育相互渗透的国际教育发展趋势,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深度融合现代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为行业、企业和社会不同人群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教育服务,以提高社会劳动力整体素质,増强创新创业基础,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

 

与此同时,当以社会产业结构为导向,以职业岗位为需求,进一步完善以远程开放虚拟仿真实验为主体的实践教学体系,着眼于社会经济发展和人的全面发展需要,注重实际能力的培养,为社会培养大批实践能力强和富有创造精神的新型劳动者。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开发大学2014-2015年度科研委托课题度“远程实践教学模式和支撑环境研究”(编号:G14A1608W)以及浙江省2015年高等教学改革项目“远程环境下的实践教学研究”(编号:jg2015131)的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齐幼菊,教授,浙江广播电视大学学习资源中心主任,研究方向:计算机应用、远程教育;蒋融融,副教授,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教学中心信息教研部主任,研究方向:计算机应用、远程教育。

 

转载自:《远程教育杂志》 2016年第3期 总第234期

排版、插图来自公众号:MOOC(微信号:openonline)

 

本文编辑:慕编组成员(Susan) 


产权及免责声明 本文系“MOOC”公号转载、编辑的文章,编辑后增加的插图均来自于互联网,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不对文章观点负责,仅作分享之用,文章版权及插图属于原作者。如果分享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内审核处理。


了解在线教育,
把握MOOC国际发展前沿,请关注:
微信公号:openonline
公号昵称:MOOC